01 ——— 法加家

婚姻诉讼案例

CONSULTING STEPS
抚养权
都想要孩子的抚养权,要考虑如何更有利于孩子
2018-10-30 16:36:54

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的抚养问题,应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

而生活往往是具体的,复杂的,双方都想要孩子的时候,都会认为自己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更佳。这个时候,就需要法院作为中立一方的观察和决断

我们不鼓励为了孩子,让成年人在一段错误的婚姻中委曲求全,一个快乐的人和他们正在过着的生活,对孩子才是更大的“身教”。但是,如果你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即便分开,也请继续真正的爱他们、保护他们,请务必考虑孩子们的感受。

原、被告原系夫妻,2006年生了一个女儿。

2008年1月,双方经法院调解离婚,并约定女儿由女方抚养,男方每月支付抚养费200元。2009年春节,女方再婚。2010年5月,女方举家迁至扬州。2010年7月,女方再生育一子。

离婚后,妈妈先是带着女儿在龙茗路租房居住,后又搬进古美西路自购房屋,孩子有一段时间跟着祖母在上海上幼儿园,再又迁至扬州居住。中间有一段时间,女儿回到上海跟着爸爸共同生活。2012年6月,妈妈又将女儿带回到扬州读小学。

孩子爸爸认为跟着孩子妈妈十分动荡,目前对方债务缠身、经济潦倒,还要照顾再婚所生之子,根本无力顾及女儿的正常生活以及教育,而原告具有稳定工作与收入,奶奶又一直照顾孙女,跟着自己更好。孩子妈妈认为孩子爸爸所言不实,其实并不具备抚养女儿的能力,而自己在离婚时十分艰难的情况下抚养女儿至今,今后更将继续抚养女儿。

这个案子的情况可谓相当复杂,非常曲折。

为了孩子的利益最大化,该选择谁作为她的监护人?

法院经过调查取证,法庭审理和辩论,最后还是支持了孩子妈妈,认为不宜在女儿青春期到来之时变更抚养权。

具体说理如下:本案中,原、被告于诉讼离婚时自愿约定双方之女张某丙由被告抚养,原、被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解除婚姻关系以及子女抚养所作的约定,体现了双方的真实意思,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现原告提起变更抚养之诉,但并未举证证明被告及其家人在抚养孩子上有不利于孩子成长的事由,原告认为张某丙随己生活更加有利,也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现张某丙随被告共同生活至今,已经形成了较为固定的生活、学习习惯,并具有相对稳定的家庭、亲情环境,轻易改变并不利于其健康成长,且张某丙作为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少女,由其母亲抚养更有利于其身心健康。至于2014年12月被告突然离邗事件,虽系公司经营正常变故,但确对未成年人产生一定负面影响,被告应以此为戒,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综上,原告要求变更女儿张某丙由其抚养之诉讼请求,缺乏确凿的证据和相应的法律依据,本院实难支持。

法院判决抚养权归谁,自然是决定了谁有监护权?但是,对孩子的爱和保护,不应缺失。孩子如天使,父母满怀着爱意的照料与关怀给予他们不断成长的养分。尽管父母基于自我选择不再继续这段婚姻,但孩子还要健康成长。为人父母者,请收敛自己的任性,用爱呵护他们,这又何尝不是呵护自己的未来?他们会长大,我们会老去,做正确的事情,无论早晚,会展现出“所得”。

 

附:判决书


张某甲与张某乙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闵少民初字第254号

原告张某甲,男,1978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长宁区。
委托代理人韩某某,女,住同原告。
被告张某乙,女,1979年9月26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闵行区,现住上海市松江区。

原告张某甲与被告张某乙变更抚养关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归鸿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某甲及其委托代理人韩某某、被告张某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某甲诉称,原、被告于2008年1月经法院调解离婚并约定双方之女张某丙由被告抚养。离婚后,被告先带着女儿在龙茗路租房居住,后又搬进古美西路自购房屋,再又迁至扬州居住。2010年8月,被告将女儿交给原告抚养,结束了女儿飘泊不定的生活。2012年6月,被告又将女儿强行带至扬州就读小学,原告母亲则经常赴邗探望。2014年12月12日,因被告及其丈夫经营的工厂倒闭后外逃躲债,致他人至女儿学校扬言将其作为人质,对女儿的心灵造成创伤。之后,应被告的要求,原告母亲去学校将女儿接回。现被告携女儿在松江九亭租房居住,虽称已为女儿联系好学校,但女儿回沪至今均未上学。综上,被告目前债务缠身、经济潦倒,还要照顾再婚所生之子,根本无力顾及女儿的正常生活以及教育,而原告具有稳定工作与收入、家庭和睦、住所宽敞,故为使女儿摆脱贫困局面、尽快恢复接受教育,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变更原、被告之女张某丙为由原告抚养;2、被告每月给付张某丙抚养费800元。

被告张某乙辩称,不同意原告诉请。被告抚养女儿期间,原告自称失业每月仅支付女儿抚养费200元且皆由原告母亲转交;原告称其居住伊犁路房屋,但该房屋系原告父母所有且面积不超20平方,祖孙三代无法同住;原告并无抚养女儿的能力,即使变更抚养,也是委托其父母照顾女儿。被告与原告离婚后,于2010年5月因开设工厂举家迁至扬州,在原告母亲的坚持下,女儿则在上海就读幼儿园。2012年9月,被告接回女儿至扬州就读小学。2014年12月5日,被告因工厂经营纠纷离邗,家中保姆不知原委而致女儿学校打听消息,确使女儿受到一定惊吓但不致构成心灵创伤,并由原告母亲在该月20日将女儿接回上海,在该期间,被告因不便现身扬州而一再希望原告可暂时赴邗照顾女儿,但原告均予推辞。回沪之后,被告丈夫在松江九亭另开公司,被告则全职照顾一子一女并陪同、辅导女儿进行学习,现被告全家在九亭租房居住,被告所有古美西路房屋则予以出租,今年9月,女儿将进入XXX小学就读四年级。综上,原告并不具备抚养女儿的能力,而被告在离婚时十分艰难的情况下抚养女儿至今,今后更将继续抚养女儿,故请求驳回原告诉请。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原系夫妻,并于2006年6月11日生育一女张某丙。2008年1月2日,原、被告经长宁法院调解离婚并自愿达成离婚协议,约定张某丙随被告共同生活、原告每月支付抚养费200元。2009年春节,被告再婚。2010年5月,被告举家迁至扬州。2010年7月,被告再生育一子。2010年9月至2012年7月,张某丙随其祖母共同生活并在沪就读幼儿园中班及大班。自2012年8月起,张某丙至扬州随被告共同生活并就读XXX小学。2014年12月5日,被告因公司经营纠纷离邗返沪,同月20日,张某丙亦由祖母接回,之后,张某丙随被告共同生活至今。2015年6月11日,原告以本案诉由诉至本院。

以上事实,由(2008)长民一(民)初字第237号民事调解书、常口现实库信息资料、户口簿等证据以及当事人的陈述,并均经庭审质证所证实。

本院认为,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的抚养问题,应从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保障子女的合法权益出发,结合父母双方的抚养能力和抚养条件等具体情况妥善解决。本案中,原、被告于诉讼离婚时自愿约定双方之女张某丙由被告抚养,原、被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解除婚姻关系以及子女抚养所作的约定,体现了双方的真实意思,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现原告提起变更抚养之诉,但并未举证证明被告及其家人在抚养孩子上有不利于孩子成长的事由,原告认为张某丙随己生活更加有利,也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现张某丙随被告共同生活至今,已经形成了较为固定的生活、学习习惯,并具有相对稳定的家庭、亲情环境,轻易改变并不利于其健康成长,且张某丙作为即将进入青春期的少女,由其母亲抚养更有利于其身心健康。至于2014年12月被告突然离邗事件,虽系公司经营正常变故,但确对未成年人产生一定负面影响,被告应以此为戒,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综上,原告要求变更女儿张某丙由其抚养之诉讼请求,缺乏确凿的证据和相应的法律依据,本院实难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张某甲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0元(已减半收取),由原告张某甲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立案庭)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归鸿
二〇一五年十月八日
书记员  王苑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三十六条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
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
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