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 法加家

婚姻诉讼案例

CONSULTING STEPS
财产分割
结婚未登记,彩礼需要归还吗?
2018-11-06 13:00:43

    男婚女嫁,下聘礼是我礼仪之邦的千年风俗。

   所谓“彩礼”问题,古已有之。多是指基于当地的风俗习惯,由男方给付给女方的,带有以缔结婚姻为目的的赠予,多以金钱或者贵重物品为体现。彩礼问题原本没有法律上的规定,但现代社会彩礼纠纷日渐增多,最高人民法院专门出了相关司法解释来规定彩礼返还请求的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法律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注释本》中指出应注意三点:
(1)在决定彩礼是否返还时,是以当事人是否已经缔结婚姻关系为主要判断依据,给付彩礼后未缔结婚姻关系的,原则上收受彩礼一方应当返还彩礼;给付彩礼后如果已经结婚的,原则上彩礼不予返还,只是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才支持当事人的返还请求;
(2)本条第(二)项、第(三)项适用的前提条件,是双方必须离婚;
(3)本条规定中的因给付彩礼导致生活困难,应当以绝对生活困难、其生活靠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维持当地最基本的生活水平为判断标准;
(4)彩礼返还纠纷案件,适用于普通的诉讼时效,即两年,该诉讼时效可以发生中止、中断、延长等情况。

  法律也是讲公平正义,是非恩怨,人人心里其实都有一杆秤。读懂了司法解释,再来看实践中的这个案例,就很好解了。
男方汪某,六十岁;女方钱某,三十七岁。两人于2013年5月经人介绍相识,同年6月举行婚礼(未办理结婚登记),双方均系再婚。为了结婚,男方给付女方钱某彩礼、项链等若干,并在乡里操办了酒席。婚礼结束后,女方借故回到自己家中,之后也不愿与男方同居并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由于结婚未成,男方要求女方家赔偿损失,经双方协商,女方和她母亲返还了男方给的项链,并承诺于2013年6月9日返还一万五千元彩礼钱,但是后来未还。
男方找了好几次,也没给。所以只好来法院起诉,要求判决返还。
你说女方抗辩理由找什么不成,居然在法庭上说“已经按照约定于2013年6月9日返还原告15,000元”。
法庭是讲证据的地方,你说你还了,就要拿出证据,转账返还,是否有银行流水记录?现金返还,是否有取款记录?有见证人?有收条?这些证据都没有,空口白牙,实在无凭无据。
至于该不该返还,按照相关司法解释,实在再清楚不过,未办理结婚登记未共同生活,您这是压根没想跟人过日子,既然如此,一拍两散,别人给的返还了,不拖不欠,各自再寻各自的。
这么到法庭上一闹腾,把名誉也给闹腾出去了,又是何必?
讲诚信,实际是为了自个好。因为以诚待人,以信立世,您自己是个好人家,还怕招不来好人家?彩礼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讲法,有专门的司法解释规定;讲理,简单就一句话——该谁的,是谁的,不必贪占。


     但是这个是比较简单的彩礼纠纷,生活实践远比条文更复杂。


      比如怎么理解“未办理登记但共同生活的情况?”《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中提到,如果未婚男女双方确已共同生活但最终未登记结婚,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彩礼金额并结合当地农村的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及返还金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针对的是双方并未共同生活的情形。


     这意味着,即使没有登记,即便已经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还是可能涉及彩礼返还问题的。具体返还多少,就是各地法院的自由裁量了。而已经登记且共同生活的,一般不涉及彩礼返还的问题。比如浙江省高院就提出,法院可以根据共同生活时间、生育状况、未登记原因、彩礼数额、彩礼使用、回礼情况以及当地风俗习惯等因素,确定是否返还以及需要返还多少。江苏省高院也提出需要根据当地风俗及当事人特殊情况酌情认定,具体如哪方提出结束人身关系、双方同居时间或者结婚时间的长短、有无生育子女、财产使用情况、双方经济状况等。


     总而言之,法律也是不外乎人情的。


     彩礼问题的处理,尤其彰显了“法理与情理”的平衡。

 

法院判决书如下:

汪某某与钱某甲等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奉民一(民)初字第3495号


原告汪某某,男,1969年11月28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
被告钱某甲,女,1953年7月12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
被告钱某乙,女,1976年12月30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


    原告汪某某与被告钱某甲、钱某乙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7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先后于2013年9月13日、同年10月22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汪某某、被告钱某甲两次开庭均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钱某乙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两被告系母女关系,原告与被告钱某乙于2013年5月中旬经人介绍相识,同年6月1日举行婚礼(未办理结婚登记),双方均系再婚。为了结婚,原告给付被告钱某乙彩礼、项链等,并操办了酒席。婚礼结束后,被告钱某乙借故回到自己家中,之后也不愿与原告同居并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由于结婚未成,原告要求两被告赔偿损失,经双方协商,两被告返还了原告给付的项链,并承诺于2013年6月9日返还原告人民币15,000元(以下币种同),但是两被告未能按约返还。原告遂诉讼来院,请求判令两被告给付欠款15,000元。
被告钱某甲辩称,对原告诉称的事实基本无异议,但是两被告已经按照约定于2013年6月9日返还原告15,000元,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钱某乙未作书面答辩。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法庭提供由被告钱某甲出具的欠条原件一份,证明由于原告与被告钱某乙未能结婚,而要求两被告赔偿损失,2013年6月4日经双方协商,被告钱某甲代表两被告出具欠条,承诺于2013年6月9日返还原告15,000元。被告钱某甲对该欠条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作为定案依据。被告钱某甲表示双方确为此事在2013年6月4日进行过协商,由于当天被告处没钱,所以约在6月9日下午在女方媒人潘某某家中给付,付钱时媒人潘某某、季某某都在场,可以证明,并向法庭提供证人潘某某、季某某证言一份。经本院向证人核实,证人潘某某、季某某表示被告钱某甲于2013年6月9日下午1时许到潘某某家,此时原告尚未来到,潘某某用家中电话()联系原告通知其过来,同时潘某某还通知季某某过来。原告到来之后,被告钱某甲将现金15,000元交给潘某某,潘某某再转交给原告,在原告点钱时,媒人季某某也刚好到,正好看到原告在点钱。原告点完后未将欠条交还给被告钱某甲即离开潘某某家。原告对被告钱某甲提供的证人证言真实性不认可,认为潘某某那天根本没有打过原告电话,2013年6月4日约定的是在6月9日上午到媒人潘某某家付钱,原告上午8点半左右到了潘某某家,此时被告还没来,原告在潘某某家等了一段时间,被告一直没来,潘某某就叫原告先回去,等被告来了再电话通知,直至下午1时许,原告打电话联系潘某某询问情况,潘某某说被告没来,之后一直没有消息。


    为核实原、被告及证人陈述的真实性,本院于2013年10月9日从网上调取了2013年6月9日当天原告汪某某的手机通信记录(原告手机号码为),证实2013年6月9日下午1时许潘某某家电()与原告汪某某手机没有通信记录,自当天上午11时至下午13时51分,原告手机未接到过任何电话。相反,该通信记录反映原告汪某某于当天上午8时26分38秒及下午13时01分06秒都主动与媒人潘某某手机()进行过联系,与原告说法相匹配。因此,本院认定被告方证人在对相关事实陈述时存在虚假情况,对其证言本院不予采信。


    庭审中,被告钱某甲坚持认为已返还原告15,000元,本院就15,000元的款项来源询问被告钱某甲,在第一次开庭时,被告钱某甲表示其中10,000元是在2013年6月7日下午由被告钱某乙从农业银行洪庙支行的自动取款机上领取,银行卡是被告钱某甲的丈夫王才勋的,另外2,000元是被告家里的现金,还有3,000元是向修车的外地人借的。为此,本院要求其提供10,000元的取款凭证。第二次开庭时,被告钱某甲未能提供取款凭证,并以记错为由对第一次的陈述进行更正,表示其中10,000元是在2013年5月30日晚上原告通过媒人给被告的,被告一直保留着,另外3,000元是家里的现金,还有2,000元是向修车的外地人借的,外地人已经离开了。本院认为,被告在陈述相关事实时,前后不一致,且存在不合理之处(向修车的外地人借钱),不排除虚假陈述的可能性,因此对其陈述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告汪某某与被告钱某乙经人介绍相识,为了与被告钱某乙结婚,原告给付了彩礼、项链等物品,并于2013年6月1日举行结婚仪式,置办了酒席。之后,被告钱某乙不愿与原告登记结婚并同居生活,原告要求两被告赔偿损失。经双方协商,两被告愿意返还原告15,000元,并于2013年6月4日出具欠条约定于2013年6月9日返还,后两被告未按约返还。遂涉讼。


    本院认为,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原告为了与被告钱某乙结婚,按照习俗给付被告钱某乙彩礼等物,后双方未能登记结婚并同居生活,被告钱某乙理应返还收受的财物。本案中,双方就彩礼返还达成一致,并由被告钱某甲出具欠条,因此,被告钱某甲亦应当作为返还义务人。两被告未能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欠款,显属违约,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钱某乙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视为对其诉讼权利及抗辩权利的放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钱某甲、钱某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汪某某欠款人民币15,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75元,减半收取计87.50元,由被告钱某甲、钱某乙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夏君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危欢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