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 法加家

法律资讯

CONSULTING STEPS
离婚
《民法典》生效后,关于婚姻的规定有哪些变化?
2021-04-06 14:05:03

《民法典?已于2021年1月1日起实施,其中关于婚姻方面的新规定引起广泛关注,比如,离婚冷静期。

从整个社会的层面,家庭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的稳定关系到社会的稳定;从每个个体的层面,个人的权利需要得到保护,很多网友的看法是——我连离婚的自由都没有了吗?

立法,当然也会考虑这种平衡。

今天我们就来梳理下民法典的颁布,到底对我们的婚姻有哪些影响?

一、不再鼓励晚婚晚育、计划生育

《民法典》中将鼓励晚婚晚育的规定删掉了,我国从法律和制度层面都不再鼓励晚婚晚育了。

同时,《民法典》删掉了《婚姻法》第2条:“实施计划生育”、第16条“夫妻双方都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这也与我国当前的人口政策相匹配。

一方面,70、80、90在婚育观念上都是受到“晚婚晚育”、“少生、优生”的教育,大家思想里已经接受了晚结婚、晚生育是正常的;另一方面,现实的压力,也让大家早不起来。如今删除这一条,真的反应在大家的婚恋、生育行动上,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从法加家处理的大量婚姻家事案件中来看,婚姻的成败跟年龄有一定的关系,比如20出头就结婚的,后续出问题的可能性较大——彼时大家心智都不成熟,一般是未婚先孕,不得不结婚,随着年龄的增长,双方价值观等根本性的冲突开始显现,婚姻难以为继。但也不是说,年纪越大,缔结的婚姻越靠谱,比如,到了一定年纪,在父母的催促下草率结婚,婚前缺乏足够的感情基础,婚后也极易出现问题。

是否选择婚姻、何时选择婚姻、何时选择生育,都应该根据个人的情况来确定(当然还是要达到法定结婚年纪)。

二、禁止结婚和无效婚姻的修改

《民法典》增设了婚前隐瞒重大疾病的情形为可撤销婚姻,与之相对应的,不再将“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作为禁止结婚和无效婚姻的情形。

这一条也是将选择权交给了公民个人——有重大疾病,仍然可以结婚,但是,结另一半有知情权,若两人是真爱,对方知道自己结婚的对象重大疾病还是愿意进入婚姻,你情我愿,法律不干涉,但若另一方不知情,那不好意思,该婚姻是可撤销的。

法加家就曾遇到当事人前来咨询,说婚后才知道自己妻子患有某项重大疾病,感觉自己被骗了,要求离婚吧,对方又不同意,该怎么办。那现在答案来了,2021年1月1日前,可适用原《婚姻法》中禁止结婚和无效婚姻的相关条款,主张婚姻无效。若发生在2021年以后,属于可撤销婚姻了(前提是属于法律规定的“重大疾病”)。

同时,无效和可撤销的婚姻,无过错方可以主张损害赔偿。

《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四条增设了无效和可撤销婚姻中,无过错方可以主张损害赔偿的制度。

这也很合理。不能白白的被结婚了是不?

三、离婚冷静期的规定,到底对离婚有什么影响

《民法典》中增设了协议离婚冷静期制度,即夫妻双方离婚需要先亲自到登记机关提交申请,申请后,规定了30日冷静期,在冷静期满后30日内双方再亲自到登记机关申请离婚证,如果冷静期内反悔的可以撤回离婚登记申请,也可以期满后不去申请离婚证。

这一条最广受争议。

立法的本意是减少冲动离婚的数量,但网友们普遍担心,一些真的要离婚人,比如遭受家暴的,被此条款限制,到底冷静期内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法加家从大量的家事纠纷案件中总结,此条款对于双方能协议离婚且双方都在外地工作的夫妻来说影响较大——好不容易达成离婚协议,双方先要回到一方户口所在地提交离婚申请,然后过30天,再一起回去办理手续,的确是很不科学。

对于冲突比较大的夫妻,这一条影响反而较小——本身就很难达成协议,更多的要选择通过诉讼的手段来离婚,诉讼不受冷静期约束。

四、诉讼离婚想尽快判离,可分居!

《民法典》在原《婚姻法》第32条的基础上,增设了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许离婚。

这其实是加速了诉讼离婚的进度。以前是笼统的提感情破裂的情形之一有“双方因感情不合分居满两年。”本次改成“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分居满一年”,是明确了标准及缩短了时间,解决久诉不判的问题。

所以,拿不出来其他感情破裂的证据(重婚、吸毒、赌博、家暴等)的,另一方又不愿协议离的可曹参照此条!

四、关于财产分割,有这些变化

1、婚内可析产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六条吸纳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四条关于婚内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规定。此类案件在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出台后也非常有限,提升了立法层级,有助于未来广泛适用,保障婚内有分割财产需求的当事人的权益。

2、离婚补偿制度中去掉了分别财产制前提

《婚姻法》第40条规定一方因抚育子女、照顾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的前提是夫妻双方实施分别财产制,即双方书面约定财产各自归各自所有的。

《民法典》去掉了该种限定,即便实施法定财产制的情况下,也可以适用离婚补偿制度,即离婚时,只要一方认为自己付出了较多的义务,即可向另一方请求补偿。

这是很大的进步。比如法加家的客户中就有女方供男方读硕士、读博士,多年独自承担家庭重担,为家庭付出很多,现在男方提出离婚的情况,按《民法典》,该妻子完全可以主张离婚补偿制度。

3、增设了离婚财产处理中对“无过错方”照顾的原则。

《民法典》将《婚姻法》第39条夫妻共同财产的离婚处理条款进行了修改,增设了照顾“无过错方”原则。

当然是否构成“过错”还是很严格哈。

4、对隐藏转移共同财产等情况的规定进行了修改

《民法典》对《婚姻法》第47条规定的隐藏、转移共同财产的情况进行了修改。去掉了“离婚时”的限定,能更有效的保障夫妻共同财产安全,遏制很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启动离婚前进行财产转移的现象。

其次,《民法典》结合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四条婚内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规定,将“隐藏、转移、变卖、损毁夫妻共同财产”统一修改为了“隐藏、转移、变卖、损毁、挥霍夫妻共同财产”,增加了“挥霍”的情形。实践中挥霍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况也比较常见,特别是关系恶化,准备离婚时。

五、关于离婚孩子问题

1、不满两周岁,一般归母亲抚养。

《民法典》草案第一千零八十四条第三款规定了离婚后未成年子女的抚养,具体规定如下:离婚后,不满两周岁的子女,以由母亲直接抚养为原则。

两周岁,代替之前“哺乳期”的表述,更可衡量。

2、已满8周岁,应该尊重孩子的意愿。

在该款中增加规定:子女已满八周岁的,应当尊重其真实意愿。

这与“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规定一致。